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139242阅读
  • 293回复

沪上钓鱼忆旧

级别: 版主
发帖
1336
金钱
6823
威望
2929
只看楼主 更多操作 0 2005-07-03 20:44发表于: 2005-07-03
— 本帖被 珍珠 从 大师在线 移动到本区(2009-06-15) —
沪上钓鱼忆旧
自述
我的朋友小崇明SYX在这个版上当掌柜的已经好几个月了,一直想要写点什么为他捧捧场,所谓:有钱捧个钱场,没钱捧个人场.我没钱,就算是来捧个人场吧.
我是67年的毕业生,象我这个年纪,爱钓鱼的多的是,但我们一代人是沉默的一代,也许我们知道自己行将淘汰,只能玩沉默是金的深沉.现在各个钓鱼网站上都是年轻人的天下,一个个如狼似虎,鱼钓得好,文章又写得棒,看得我如痴如醉,心里直是感叹:后生可畏,后生生猛啊!
我十四岁第一次尝试钓鱼,说起来惭愧,是在人民公园拿根线偷钓,只钓了一条小草鱼,还差点让公园的纠察给逮住,回想起来自己也吓了一大跳,从那时候开始,竟然陆陆续续钓了40年了,没出息,玩了那么多年,还是个老菜鸟,成天脑子里琢磨的,仍然是怎么把鱼从水里给骗上来.
一把年纪的人了,老没正经,除了会抽几根老烟,一无是处,啤酒喝半杯就找不到北,麻将108张牌还有些拎不大清,只有一说到钓鱼,几根老神经根根兴奋.一到休息天,背着那几根破竿,开着我那辆破车,招摇过市,认识我的人都说:"看哪,那个中国钓鱼疯子又来了."
客居海外多年,回忆是我唯一的财富,下面将提到的人物里面,当年被称为小什么的,现在都成了老什么了,而当年被称为老什么的,估计现在多数已经买单了,就算还活着,也老得拿不动鱼竿了.但他们都有着那么生动的过去,我希望能用我的回忆,再现他们曾经的辉煌.
谨以此文向我过去的,现在的和将来的钓友致以最诚挚的敬意.

徐家汇早市
73年,我结束了五年的上山下乡,被分配到上海徐家汇那儿的一家工厂工作.
那个年头,在政治的高压下,真是活得一点乐趣也没有.吃穿都要凭票供应,文娱生活就是八个样板戏,爱看不看都是它;打麻将?听都没听说过,搞点什么个人爱好,动不动就是一顶资产阶级生活方式的帽子.还能玩什么呢?玩钓鱼吧,好象钓鱼还没有算是被禁之列.
当年的钓友出行路线,基本上有这么几条:经曹家渡或中山公园,往嘉定方向,经虹口公园,往宝山一带;经徐家汇,奔青浦松江;过闵行渡口,去奉贤金山.这条路线比较远,除了家住闵行一带的钓友,上海市区的钓友很少涉及.从十六铺过摆渡,前往川沙南汇,当年浦东尚未开发,是上海的西伯利亚,去的人估计也不会多.其中青浦松江一线,是大热门,原因无它,只因为这两个郊县是上海河湖港岔最多的地方.
当年的西区汽车站在徐家汇天主教堂附近,一大早天还黑麻麻的,钓友就已经出动了.由西区车站出发的头班车,一半坐的都是拎着包,背着钓竿的钓鱼爱好者,号称长枪党,嘴里嚼着大饼油条,心急火燎地等着发车.有自行车的钓友三五成群的闷头往西猛踩,只为了能在天亮之前赶到河边.
有了这帮鱼疯子,徐家汇15路电车终点站附近就自发的形成了一个市场.
在路灯下,卖红蚯蚓的人最多,往地下摊张报纸,蚯蚓一小包一小包的包好,老远的看见你过来,就招呼:"师傅,这边来!"打开小纸包,用手指拨弄着:"看看,条条活,彤彤红,怎么样,来一包吧."一角钱一包,钓个一天还有多余.旁边还有卖手编鱼篓子的,以前是竹编的,后来改成用硬性包装带,更为轻巧,也算是一大进步.有几个老者卖自己手工制作的钓鱼竿,材料是竹子或者江芦,当年还没听说过什么碳素什么玻璃钢,高手菜鸟用的都是竹制鱼竿.还可以预定,要几米长,分几节,什么价钱,当场谈好,一个星期交货.也有人零售鱼钩铅垂鱼线的,还有替你做好现成的钓组,买的人多数是菜鸟,上点级别的钓鱼人是不屑一顾的:"买那个?有没搞错,小儿科!"他们都是自己做的.就好象里面有不得了的高科技含量.
这个市场早上三点钟就开张,五点半钟左右说散就散了,你如果睡过了头,赶到那里,人去楼空,真要急到你跳脚.
相对现在的钓友,那时候的钓鱼设备简直土得掉渣,现在的钓友,亮出行头来,动不动就是几千两银子,潇洒确实是潇洒,但我敢保证,现在钓鱼的乐趣,和我们那个石器时代比,真是差得太远了.
徐家汇早市除了可以买到钓鱼所需,更是一个钓友交际的场合,最基本的就是:"哎,明天早上四点钟徐家汇早市等你,不见不散,你小子不要睡过头喽."
在这里你也许会突然碰见一个好久不见的钓友,大家互相拍肩膀,香烟支过来支过去,亲热得不得了.你如果要打听个什么人,这里有的是包打听:"小金啊?看见的看见的,最近一直在七宝警察公墓丁字浜那边钓,上那儿去找他,决没有错的."或者是相互介绍钓友:"来来来,认识一下,这位是老许师傅,老法师了,跟他走没错的."那位就客气:"哪里哪里,大家学习,大家学习."你或许就放弃了你自己的目的地,跟着那位上了他的贼船.也有看走眼的时候,有一次跟别人介绍的一个老钓客同行,此公是个饭泡粥,从打起步开路直到浜边,甚至整个钓鱼过程中,那张嘴就没有停过,唠唠叨叨说个没完没了,也不管你爱听不爱听,只顾一路说下去.这一整天我被他啰嗦得心烦意乱,陷在痛苦的矛盾之中,拿不定主意究竟是干脆一脚把他踹进河里,还是我自己投河自尽,落个耳根清静.
早市的最大功能就象是个钓鱼信息发布中心,最近钓况如何,流行什么最新的堂子配方,近来用荤饵还是素饵比较有用,最重要的是哪条浜开口大咬,甚至是你要到哪条浜去怎么个走法,只要花点时间在钓客中走一圈,心里就有底了.但有时侯也会得到相互矛盾的信息,钓客甲拍胸脯打包票,说是最近松江塘桥的木排上枪势好得不得了,一天钓个20来斤毛毛雨,说得一帮听众心痒难抓跃跃欲试,那边就有钓客乙发表不同政见,说是好个屁,前天在那里一整天,什么也没有钓到,狗浜!钓客甲觉得尊严受到藐视,立刻反唇相讥,说是你会不会钓鱼啊,你这钓鱼是跟你小姨子学的吧.说着说着两个人就大吵起来,弄得不欢而散,从此结下梁子.一大早会有钓友三五成堆侃钓鱼,有时候你在边上洗耳恭听,有人在中间天花乱坠,听了半天,全是臭盖,你只好借一步走路,临走还不忘念叨两个字:"我呸."碰到有个不起眼的钓客,谈的钓鱼经却都是真玩艺儿,字字句句都说到你的心坎上,有个折磨了你很久的问题,经他一解释,叫你恍然大悟犹如重生.这时候你真恨不得单膝下跪,双手抱拳:"师傅啊,我对你的敬仰犹如滔淘江河.......,可怜收下我做你徒弟吧!"
这里更象是个人生万花筒,在这里你可以看到和结识形形色色的人,今天回想起来,许多人已经在我的记忆里淡去,但有些人你一旦结识,就会让你终身难忘.
小黑皮,人如其名,黑得象从非洲来的.几年前从新疆建设兵团逃回上海,从此成了无业游民.此人沉默寡言,三棍子打不出个闷屁来,钓具和人一样平淡无奇,却是一等一的高手.我和他一起钓过几回,深为他的钓技所折服,常常是同行的人一无所获,他却总能于无声处听惊雷.对于他来说,钓鱼并不是娱乐,而是他谋生的手段,钓到鱼他是拿来卖的,他和新疆的老婆离了婚,有个儿子要靠他抚养,这点他从不瞒人,我们钓友都知道.他从不接受别人敬烟,只是默默的抽他的劳动牌,他也从不敬别人烟,觉得这种烟拿不出手.但越是这样,别人倒越是看得起他,我有几手绝活,还是他教出来的,到今天还在用.
老丁,和小黑皮正好相反,钓技也是一流,但人品却不怎么样,有名的刮皮精,门槛精得六十四,常常是一到浜边上,就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哎呀,今天走得匆忙,忘记带烟了,麻烦来一枝吧."然后每隔十分钟来找你要一次,真正的不厌其烦,弄到你没脾气.但有个好处是人出奇的热心,差他干点什么从不推辞,钓到大鱼他帮你拿操网比谁都起劲.说不上来到底对他是好感还是讨厌,有时侯找不到同伴,约他同行从不说不去的,反正你烟多带一包就是了.
段工程师,退休的老知识分子,好好先生,见人脸上就是笑容,不知道怎么也会迷上钓鱼的.钓了靠十年鱼了,毫无长进,还是老菜鸟一个.有时候发起急来,就把钓竿伸到你的堂子里来,不好意思地说:"学习学习."高度近视,浮标丢出三米以外就看不清楚.搞不明白他是怎么钓鱼的.虽然是菜鸟,却从不给人添麻烦,钓到钓不到都是乐呵呵的,而且乐此不疲,一到星期四就给我打电话:"小李子啊,明天去哪个浜头啊?"那时候我正在自学英语,有什么疑难问题,问上去对答如流,词汇量之大,令人吃惊.直到有一天,他突然昏倒在浜边上,我们几个人将他抬到公社卫生院,自此后金盆洗手,退出钓坛,安心养老.我们之间钓鱼倒钓成了个忘年交,86年第一次出国之前还去看过他,后来听说去世了.
石小三,大中华橡胶厂的小青工,姓石,家中排行第三,所以叫他石小三是很随势的事情.再联想到旧上海的骨科名医石筱山,就觉得这个外号取得很发噱.鱼钓得不错,是属于那种嘴巴不要停的人,最擅长的是说成人笑话,联想之丰富,比喻之恰当,常使人忍俊不禁捧腹大笑.我时常感叹,让小石当工人委屈他了,如果让他来写成人小说,定能扬名立万的.这是一个很受人欢迎的家伙.尤其是每次钓鱼回来,累得半死,听他来上一段,有恢复元气之功.
老广东,草莽英雄,总觉得他象是水滸传中的哪一个好汉,后面我有专门讲到他的一段,是个非常有趣的人物.
蔡老伯,这是徐家汇早市上最受钓友尊重的老一代钓客,那年代是没有什么钓鱼大师,钓鱼DX这一类称呼的,顶级高手的最高称呼是老法师.但象蔡老伯这种钓技和人品都令人敬仰的钓客,实在是不多见的.
2002年我回国休假,又回到离别多年的徐家汇,变化之大,连我这个久居此地的土著都感到惊慌失措.站在当年钓鱼早市的位置上,感受着这个繁华都市的灯红酒绿,"白头宫女说天宝"的苍凉之感油然而生,令我几乎落下泪来.
级别: 版主
发帖
1336
金钱
6823
威望
2929
只看该作者 1 2005-07-03 20:54发表于: 2005-07-03
这是我一个月前发在"钓鱼杂志"网上海版上的系列文章,是我对年青时代的回忆,里面使用了不少沪语,可能会使您看得很吃力,但前后对应起来我想还是看得明白的.
希望您会喜欢,如果您看得开心,请和我一起放声大笑,毕竟,年青时代是最宝贵的,哪怕是在那个年代.
里面有个单词出现率比较高一些,那就是"赤那!"
意思就是" X 他娘的!" 或简言之曰:" 操!"
级别: 渔者贵宾
发帖
5617
金钱
16104
威望
2004
只看该作者 2 2005-07-03 21:05发表于: 2005-07-03

老哥,我打拢小板凳,您快接着说!



这,就是从前“流窜”于全国各地的长枪党游击队吧?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5-7-11 16:51:30编辑过]
望江岭下白鹭飞 老鳜钓鳜不忍归.
级别: 版主
发帖
1336
金钱
6823
威望
2929
只看该作者 3 2005-07-03 21:14发表于: 2005-07-03
张牛B
张师傅,南通人,金工车间副主任,说一口南通口音的上海话,是我们厂的钓鱼老前辈.这个张师傅上海话说得怪里怪气不算,还有个口头禅,谁要是惹他不高兴了,就说:"你这人怎么介没有义气."闻者无不大笑.
在我们厂里,要数我们木模车间钓鱼爱好者最多,而且是清一色20多岁的小年青,论级别都是菜鸟,每个休息天咋咋呼呼成群结党地出去钓鱼,到晚上灰头土脸的回市区,难得有个好成绩,就够我们津津乐道谈论好多天.张师傅照例是不宵与我们这种菜鸟为伍的,但是每到星期六早上上班,(那时候上海的机电系统是轮在星期五厂休的)却一定会到我们车间来转一下,说是聊聊昨天的钓鱼,其实是来炫耀自己的战绩.
比如上个星期问他:"张师傅,昨天钓得怎么样?"他就说:"嘿嘿,清一色老板鲫鱼,五斤有出头."
这个星期问他,回答是:"哎呀不得了,一克篓,拎都拎不动."
下个星期再问,说得更悬乎了:"不谈了不谈了,家里老太婆跟我不高兴了,油票不够用啦"(那年头食用油是凭票供应的,一个人头只分配半斤)也不说到底钓了多少,你自个儿去琢磨吧.
最气人的是,星期六早上一踏进我们车间,先仰头大笑三声:"哈哈哈,哎呀好浜啊好浜,鲫鱼七两重,昂牛论只筷长,顶脱了顶脱了."说完转身就走,弄得一帮菜鸟心里痒痒的,少不了要拖住他问是在哪里钓的,回答含含糊糊:"青浦方家窑."再追问详细地点,就跟你七不搭八,大打野糊蛋,还要叮住不放,就说:"哎呀没有时间了,上班了上班了,下次再讲."然后就没有下一次了.
一帮菜鸟都很失望,最后就愤怒了,说这不是逗咱们玩吗?有人就说了,老听他说钓多少钓多少,鱼呢?有谁看见了?八成是吹牛屄.
于是当面叫他张师傅,背地里就叫他张牛B.都说哪一天也能有个机会叫他痛苦一下.
这机会说来就来了.
某个星期四的下午,张师傅找我来了:"小李子帮个忙,我那个蚯蚓盒子坏了,明天还要去钓鱼,帮我做一个,都说你手艺不错呢."他给我灌米汤了.
不是盖的,本厂差不多所有的蚯蚓盒子都是出自我的手,一色的美国红松料子,腊克打得金光铮亮,泡过水也不变形,真是舍我者其谁.我一看,机会来了,先一口答应下来:"没问题没问题.""好,有义气,有义气."老张很高兴."不过今天手里的生活太多,来不及做啦,这样吧,我家里还有个现成的,明天一早我们徐家汇早市上见,我给你带来,行不?"老张不知是计:"好,也行,明天我们不见不散."等他一走,马上把死党召集过来,如此这般一讲,大家都拍手叫好,都说就这么办了.
第二天一大早,老张急匆匆地赶来了,一看不光是我,还有我的一帮子赤膊弟兄都在,先就一楞,我装模作样地把盒子拿出来,刚要递过去,旁边的人一把夺过去:"没门,张师傅今天不拿出点诚意来,这盒子是不会给你的呢."张师傅略作思考,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先自笑了起来:"好好好,小爷叔今天算你们狠,我认输还不行吗?"大家欢呼雀跃,一叠声快走快走.
那天老张带我们去的地方在松江卖花桥和林场之间,大路走完走小路,小路走完走田埂,最后下来推着自行车走,终于来到松江县粮食局干校.这是一条活水浜,最宽的地方有近100多米,两岸长满了水浮莲和水花生,中间留了一条明水是来往行船用的,水很宁静,水色又好,水浮莲之间有着许多明水空挡,是打堂子和下钩的极好位置,哎呀真是帅呆了,也不知道这个老张头是怎么找到这个地方来的.
一开钓,这高手和菜鸟的区别立刻就显出来了. 老张静悄悄的在远离我们的地方找好钓位,轻手轻脚的下好堂子,等我们一帮菜鸟吵吵闹闹地刚搞停当,他已经从草洞里一连拔出三,四条鲫鱼来,这下大家都服了,张师傅牛B大归大,人家确实是有两把刷子.
钓到上午十点左右,大家多多少少都有点进帐,有个死党还钓到一条差不多两斤重的白丝鱼.乐得大家一个劲地赞到:"好浜好浜!"有人悄悄地去老张那边看了一下,回来汇报说:"不得了,了不得,老张钓了差不多有20多条鲫鱼了,还有一条鲤鱼呢."说得大家心里又痒又急.
夏天的天气,说变就变,一阵乌云密布,突然就下起雷阵雨来了,看看撑不住了,大家扔下鱼竿,都跑到一个牛棚里去避雨,看老张那边也不见了踪影,不知上哪儿躲雨去了.这雨越下越急,直下了将近有一个小时,雷声还是哄隆隆响,雨点倒慢慢地小了下来.在躲雨的时候,我已经看到在我们右边有一座水埠头,伸出岸边有六七米长,两边都是光水面,决定等雨小了去试试那个位置.小雨还在晰晰沥沥的下,我忍不住了,冒雨来到水埠上,刚抛下钓线,浮子还没有站稳,唰地一下就往水里直钻下去,一提竿,鱼竿立刻变成一张弯弓,几个收放,那鱼浮出水来,惊得我几乎叫出声来,是一条有小脸盆那么大的鳊鱼,提心吊胆的把它拖到岸边,提上岸解了钩,塞进鱼篓装好蚯蚓,再回到那个位置刚下钩几秒钟,浮标又慢慢地没进水里,再提竿,又是一条鳊鱼和刚才那条一样大小,乐得我心都快要跳出来了.那帮菜鸟眼见我在几分钟内,连中两条,发声喊,一起奔过来,急得我直向他们打手势:轻点,你们他妈的轻点!大家伙儿有的向左边下钩,有的向右边下钩,一会儿这边叫声:有了!,一会儿那边叫声:上了!真是怪,大家都钓上大鳊鱼来,都是一个尺寸,一样大小,整齐得就象是阅兵式上的阿兵哥一样.五个人钓了11条,个个乐得心花怒放.
这鱼群来得快去得也快,等老张闻讯赶过来,鱼讯全无,他挨个地看每个人的鱼篓子,边看边摇头:"赤那,憨X摸大牌,憨X摸大牌,"顾不了身份,也挤在我们中间下钩,可惜好景不在,一个小时过去了,一个咬口也没有.到临走之前总算给张师傅一个面子,一条巨大的昂牛咬了他的钩,真有论只筷长,半斤都不止,这是我钓鱼历史上看到最大的一条昂子鱼.
回来的时候就惨了,小路被雨淋得稀烂,自行车轮子里塞满了泥巴,我们推着自行车走,轮子居然可以不转.张师傅走在最后一个,走着走着,只听一声闷叫,回头一看,张师傅没了,原来他连人带车滑到深沟里去了,大家都笑倒在地,张师傅发火了:"笑什么笑,还不把我拉上来,介没有义气!"
这次的钓鱼收获实在太大,我们一帮菜鸟津津乐道了好几个月,看到张师傅,大家都说:"好浜好浜,张师傅有义气,有义气!"
张牛B又变回张师傅了
级别: 渔者贵宾
发帖
5617
金钱
16104
威望
2004
只看该作者 4 2005-07-03 22:56发表于: 2005-07-03
象我这个年纪的人,就喜欢看这类忆旧的精彩文章。或许我们真的该下岗了,但我会告诉我的孩子:“真的有那么一群人在那个时代生活过。快乐也好,烦恼也好,都是生活的原生形态。你们需要的是通过努力生产快乐而抵御烦恼的冲击。这点我们可能已无法做到,但真的希望你们能做到!”
哦,跑题了,抱歉!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5-7-3 21:47:03编辑过]
望江岭下白鹭飞 老鳜钓鳜不忍归.
级别: 渔者贵宾
发帖
2619
金钱
7340
威望
316
只看该作者 5 2005-07-03 23:33发表于: 2005-07-03
SYX的钓鱼日记,我印象非常深刻。
级别: 版主
发帖
2192
金钱
6825
威望
356
只看该作者 6 2005-07-04 01:52发表于: 2005-07-04
精彩!太精彩了!只是有个别词不太懂。
那个年代我虽然没有赶上、但看了咸水鱼兄的文章就象看了当年的电影记录片一样。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6-3-1 20:14:14编辑过]
想一天快乐----------------喝酒


想一生快乐-------------------------钓鱼

级别: 版主
发帖
1336
金钱
6823
威望
2929
只看该作者 7 2005-07-04 17:29发表于: 2005-07-04
老广东和小菜场

老广东的真名叫什么,我从来没有问过,大家这么叫我也这么叫,以前的钓鱼人和现在的钓鱼人有很多的不同之处,但有个共同点就是不刨根问底,有点年纪的叫老张老王,小青年就叫小周小陆,除非你自己愿意详细地自我介绍,一般人家不会多嘴多舌,假如刚认识不久,一起钓过一次鱼,就盯住人家问长问短,人家就会想:"这家伙怎么有点十三点兮兮的?".
其实我并不认为老广东是广东人,他的上海话里绝对没有广东口音,四十岁刚出头的人,也还够不上称个老字,或许只是一个外号而已.据他自己说是在徐家汇斜土路上的什么厂子工作,有人背地里说他是那家厂里的造反队头头,我想不关我什么事,进了城隍庙,都是烧香人.谁来管你是什么来历.
老广东是那种性格极豪爽的人,刚由蔡老伯介绍,就象认识了多年一样.把我肩膀一拍,喉咙乓乓响:"好啦,今天跟你走了,有什么好浜头大家开心开心!"不由分说一根烟支到我嘴边上.鱼钓得还不错,就是性格火爆,耐心也不太好,20分钟不咬钩,就骂,"赤那,什么狗浜!"
20几年前比现在不知道要好多少,野浜头有得是,不愁没地方钓鱼,就是有一个麻烦,有些浜头你试钓了一下,很不错,下钩就咬,鱼头也漂亮,你心中暗爽,打了堂子,点上一根烟,刚准备大干一场,那边就有一个女高音或者男中音大叫起来:"不好钓咯,倪养啦咯!"也不知道是真是假,那个年头是没有什么私人浜头的,所谓倪养啦咯,就是生产队养的,不管家塘野塘,插块禁止钓鱼的牌子,就此断了你的财路.这种事情经常会弄得人扫兴万分,咬卵透顶,因此,吵架打架的事情也时有发生.
沪杭铁路在松江县一段有个小站叫春申桥,往东一里路左右有个野塘,塘里独多鲫鱼,但不大,就这么2,3两一条,难得运气好,钓得到半斤的,但胜在数量多,每次去总能钓个二,三十条,满过瘾的,所以人称小菜场.有一年初春,下着寒雨,我被淋得通身湿透,冷得浑身发抖,但那一天鱼象疯了一样地咬钩,钓得人欲罢不能,手冷得穿蚯蚓都抖抖豁豁,钓上来的鱼拿在手里倒是暖哄哄的,这种奇特的感觉,令人难忘.
塘边上有个小村子,离塘边最近的那栋破房子里有个小年青,却是钓鱼人的冤家对头,看你是单身一人,就过来夺你鱼竿,甚至当面撅成几段,如果看你人多,还会叫来几个小把戏,往你这边扔石头,弄得你玩不成,强龙难敌地头蛇,除了骂他几句,倒也奈何他不得,所以一帮钓友说到小菜场,都是又爱又恨.
事情传到老广东耳朵里,那老兄拍案大怒:"小赤佬竟敢如此猖狂,我倒要去会一会他,看看到底谁的牌头硬."大家都以为他也只不过说说而已,想不到第二天他真的去了.
那天老广东骑了一辆旧自行车,带了一根破鱼竿,按照别人指的路线,找到了小菜场,确认了一下地方确实无误,找着了那间临浜的破房子,就在那房子前下竿开钓了.
也是那小子合该有事,老广东钓了半小时不到,刚有三五条鲫鱼进帐,那青头皮猢狲从外面回家来了,一看竟然有人钓到家门口来了,臭脾气顿时发作,冲老广东大叫一声:"倪养啦咯,不许钓的!"老广东头也不回,心里暗笑:"来了."那小子是横惯了的,见老广东竟然不把他当回事,二话不说,上来就夺老广东的鱼竿,你抢我夺间,老广东突然一松手,笑嘻嘻地说:"喜欢是不是?好,拿去,来来来,看看我这张脸,认认清楚,不要忘记掉了"那小子大概从来没有碰到过这种怪人,一下子倒也楞住了,老广东也不跟他啰嗦,收拾了东西,跨上自行车,径自走了.
第二天上午,老广东带了一卡车的壮汉,头戴滕盔,手拿棍棒,直奔小菜场而来,把车停在路边,一伙人闹闹哄哄,嘴里不干不净地直奔那破房子而来.那小赤佬正好在家,听得门外有大动静,开门一看,认得为首那人是老广东,知道坏了,昨天的事情东窗事发,转身就逃,顿时逃得无影无踪.他老爹不知就里,跟出来一看,一大帮人凶神恶煞,喊打喊杀的,乡下人哪见过这个阵势,一吓之下,立时尿了一裤子.老广东也不跟他多说,掏出打火机,装腔作势地说:"不要跟他多讲,先烧房子!"打燃了火机就往草房顶上凑,老爹一把抱住老广东,声音都变了:"使不得使不得,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嘴里哀求着,下面又尿了一裤子.村上的人听得闹闹哄哄,都来看热闹,一看这个阵势,竟没有一个人敢上来.
终于有村上的干部上来打圆场,问清了原由,装模作样地对老爹说:"这就是你儿子不对了,叫人家不要钓鱼,也不能强抢人家的鱼竿,亏得人家上海师傅是讲道理的,不然真的要烧你家房子."老爹也恨恨道:"这小畜生我跟他讲了多少次,不要头五头六,不要头五头六,就是不听,今天果然闯祸了"回头从屋里抱出一捧鱼竿来:"上海师傅,不知道哪根是你的,你自己拿吧."老广东一看,火腾地一下又窜起来:"王八蛋,还真是血债累累嘛!"一把夺过来:"赤那,都是我的!"带来的那帮好汉也一起起哄:"捉牢伊臭打一顿!"村干部连忙掏烟出来,四面散发着打招呼,看看烟不够,一面叫人回家去拿,一面差人去把那小赤佬找来.
小赤佬终于抖抖豁豁地来了,村干部上去一个头挞:"还不快跟老爷叔道歉!"小赤佬也乖巧:"爷叔,是我不好,对不起对不起,下次再也不敢了."老广东看看台形也扎过了,气也出过了,于是也就坡下驴:"今天看在你老爹和村干部面子上,放你一马,下次我老广东再来钓鱼,我的朋友再来钓鱼,你给我放客气点,听见没有?"他说一个字,小赤佬点一下头,以前的威风不知道上哪儿去了.
这个故事是别人告诉我的,是真是假,有没有演义,我吃不准,而且我对一个人能在一分钟不到的时间内连尿两趟裤子这种特异功能也深表怀疑,心想以后有机会见到老广东本人,一定要当面求证一下.
有一天我和一帮哥儿们钓鱼回来路过小菜场,我说反正时间还早,不如我们去小菜场再玩一下,我们人多势众,怕他个鸟,大不了打上一架,怎么样?大家哄然叫好,一窝蜂来到破房子对浜开钓.刚钓了一会儿,小赤佬又在对面叫了起来:"喂,养鱼塘不许钓咯!"我们也隔着浜大吼:"他奶奶个熊,叫什么叫,大爷们是老广东的朋友,侬识相点!"哎,还真灵,对面立时把头缩了回去,再也没了声音.于是大家都说,这回看样子是真的了,痛快痛快.
过了一段时间,有一天我从松江钓鱼回来,路过泗泾镇,进去休息一下买点水喝,劈头撞见老广东和他的一个朋友,也是钓鱼回来,见了我不由分说一把揪住:"小李子好久不见,今天都不要急着回家,找个地方咱们喝酒去."那天我们在一家小饭馆喝了一顿很寒酸的酒,那年头什么都要凭票供应,有钱也买不到东西.记得有猪头肉,咸菜炒豆腐干什么的,席间少不了大侃江湖上钓鱼的事情,反正又不要交税,大家都牛屄哄哄的.谈得正高兴,我突然想起这事儿来,拿来问他.老广东哈哈大笑:"有这事有这事,那臭小子真被我吓得不轻,尿裤子的事是别人瞎讲,他家里只有一个老娘,哪来什么老爹?瞎扯蛋!"抿了一口酒,又说:"那臭小子也不轧轧苗头,我老广东是什么人?我老广东要叫个百把来号人还不是小事一桩,赤那!"我心中暗想,有人说他是造反队头头,看来也是真的,要不那里有那本事带一车的人去找人打架?
时间久了,就把这事情忘了,忽然有一天想起,好象好久没有见老广东了,去钓鱼时碰见相熟的钓友,问起这个人,有人说他换厂搬家了,搬到闸北那边去了,也有人神秘兮兮地告诉我说是老广东文化大革命期间打砸抢的事情犯了,被请到庙子里去吃官司了.也不知是真是假,反正那个年头,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在我所有的钓鱼朋友里,老广东算是一个异数,到今天我还会三不五时的想起他来.
级别: 渔者贵宾
发帖
2574
金钱
7175
威望
46
只看该作者 8 2005-07-04 19:15发表于: 2005-07-04
应该还有吧,我这等着呢。
喜欢钓小河沟和大水库,到了水边就想老摆摆!!                           来自四川的周二哥
级别: 渔者贵宾
发帖
5617
金钱
16104
威望
2004
只看该作者 9 2005-07-04 19:47发表于: 2005-07-04
平凡的人,平凡的钓鱼故事......老哥细细讲述的“城南旧事”将一张张发黄的老照片铺展在我的眼前,真好!
看来,我也得静下来梳理一下自己了。如果真能成行,还得感谢老哥文外之意的提醒!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5-7-5 1:46:03编辑过]
望江岭下白鹭飞 老鳜钓鳜不忍归.
描述
快速回复

您目前还是游客,请 登录注册